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专业版 >>护理园地 >>护理文化 >> 正文

护理园地

护理文化

“美丽”的榜样

发布机构:护理部 浏览次数:
字号: + - 14

 生命是什么?有人说,生命就是活着,也有人说生命就是生、食、睡、爱、死的过程,不管怎么说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面对无比珍贵的生命,自古到今有多少人选择了碌碌无为地生,他们的生命就如同清晨的薄雾慢慢的消失,有的人一生奋斗,换来了青史留名,但不管是碌碌无为还是灿如烟海,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,就像卓别林说的:时间是一个伟大的作者,它会给每个人写出完美的结局来。只有到了死亡来临的那一刻,才能真正诠释什么是生命。

对于在医院工作的我们,生命的诠释看的最多,经历的也太多,但最让我印象深刻的,还是我实习期间护理的一个病人。那时我第一个实习的科室是妇产科,有个卵巢癌晚期的患者,这个病人45岁,住在单人间,我们都叫她老师。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,她正靠坐在床上看书,消瘦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,但还是能看出她年轻时美丽的影子,她的话不多,脸上的表情很平和,整体看上去特别安详,一点也不像个癌症晚期的病人。她的丈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报纸,时不时和她分享一下报上的新闻,整个房间虽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但感觉很舒适。她病情很重,身体极弱,连被别人搀扶着走几步都是奢望,一天中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床上看书或在闭目养神。

经过一天的熟悉环境,第二天我就跟随带教老师去进行静脉输液,第一个就是给她扎针。这是我进病房后第一次扎针,心里很紧张,她可能看出来了,对我微微一笑说:“小姑娘,第一次扎针吧,别紧张,按照学校学的步骤扎就好了,大不了再扎一针。”说完还拍了拍我的手。我脸一红说:“谢谢。”心想:怎么那么容易就被她看出来了呢。说完就按步骤给她扎好了点滴,并帮她拉好了袖子,她笑的对我说:“谢谢,这不挺好吗,以后多多练习会更熟练的,就按这样扎就行。”说完这话,我听到了她微微的有些喘息,老师忙对她说:“您少说点话吧,身体太虚弱了,还是多休息吧。”说完,带我出了病房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这所医院护士学校的老师,科里的大部分护士都是她的学生。她在学校时就得到了很多学生的喜爱,经常有学生来看望她,她每次都笑着看她们谈论自己的工作、爱情、家庭、孩子……分享她们的快乐。住院期间也只让实习生给她扎针,说给我们练胆儿,练技术,让我很是敬佩。

第二天,带教老师让我跟她一起去给老师换药。我在心里琢磨:我昨天怎没没发现她身上有什么伤口呀,究竟要换哪呢。当老师掀开她的被子,打开腹部的纱布,露出腹部的伤口时,我惊呆了,那是个怎样的伤口呀,那是她的卵巢肿块侵袭到腹部皮肤,在皮肤上形成的一个鸡蛋大的溃疡面,在柔和的灯光下也显得那么狰狞,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充斥着我的鼻腔,我直到觉得胸口发憋才知道自己都忘了呼吸。换药的过程是痛苦的,时间很长,带教老师和她聊着天,好转移她的注意力,减轻她的疼痛。再看老师,她还是那个表情,那淡淡的笑始终挂在脸上,好像疼痛的不是自己。天!她得用多大的勇气来面对自己的残缺,尤其,是一个曾经很美丽的女人。可就在这一刻,她还在以她的方式来缓解我们的紧张。那一刻她在我的心中是那么高大。

由于病情的不断恶化,老师开始出现发热症状,一次我刚进她的病房,她就开始出现寒战,我说:“别紧张,我去叫大夫。”她却抓住了我的手,说:“我这样就叫寒战,你仔细看,这比书里写得生动多了!”我说:“老师,您快躺好,闭上眼睛,休息一下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我赶紧去叫了大夫,然后随大夫返回病房,并遵医嘱帮她输上液。我又给她盖好了棉被,握着她的手,直到她安静的睡着才离开病房。她在自己这么痛苦的情况下还在想着我们的学习……这一次,我对她是彻底折服了。

随着病情不断恶化,她已经只有躺在床上的力气了,但每次你给她做一项治疗后,她还是会轻轻的说一声谢谢,脸上还是那淡淡的笑,让人感到很温暖。她的丈夫也还是时时陪在她身边,默默地帮他完成她想做又无力去做的事情,我想她以前一定也是个温柔的妻子,一个和蔼的母亲。她让每一个靠近她的人的心里都只剩下平和,幸福的享受着生命所赋予的权利。

终于,那一天我刚进到病房里就听到了她死亡的消息,听说她在前一天早上还让丈夫扶着她,给自己洗了脸并梳了一个利落的头,到下午就安静的去了。老师们都说她可能已经预料到了死亡,要让自己即使是死,也要给别人留下最美的一面。我还听说,她早在刚知道自己患了肿瘤的时候就签订了遗体捐献协议书。她选择了她要的生命,她是幸福的。

经过近十年的临床工作,我知道,生命是脆弱的,又是坚韧的,我们作为医务工作者,看得太多,感触的也太多。当病人和家属都沉浸在死亡的气息中时,我们不能和他们一样悲痛,或者说不能在他们面前展现太多的悲痛,即使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,我们还要高效率的完成我们的工作,让他们觉得背后还有人为他们支撑,还有依靠。有人说我们冷血,但如果连我们都跟着哭哭啼啼,那又怎么能很好的为其他病人提供合格的护理呢。这就是我们所选择的生命的方式,虽然不被某些人理解,但却可以最大化的服务于大众,我,甘之如常!